快捷搜索:

港台万象城VS大卫城:10亿差距在哪里?

时至今日,生意邦再次对两个商场进行走访,万象城和大卫城的人流差距愈发明显。走进万象,不变的宽敞明亮和浪漫气息,一楼大厅少有消费者停驻,偶尔有人在入口的进门处拍照留念。负一楼经历当年金标百盛百货迅速撤场,对区域进行重新规划和改造,建立了郑州首个年轻态的创意主题室内步行街区“9 3/4站台”。

该街区内部汇集了文创、手作、潮服、潮饰、滑板、动漫、趣玩等等共40余家各具特色的主题店铺。除猫咪主题咖啡馆吸引了一批年轻消费者的光顾以外,其他店铺基本处于零客流状态。整个万象城人流最为密集的就是西西弗书店和室内冰场,很多放暑假的孩子在家长的陪伴下在这两处进行读书购买、休闲娱乐。除此之外包括H&M在内的正在减价处理库存的快时尚品牌也鲜有顾客进入。

商场中与楼层结合的餐饮业态也基本属于无人问津的状态。而距离不远的大卫城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下午5时左右,负一楼拜特超市收银台已经排起长队,旁边的零食快餐区人声鼎沸,一份章鱼小丸子就有10多个人在等待。整个餐饮区几乎找不到没有客人的店铺。

一楼精品店,大牌如LV、GUCCI 也未曾受到冷落。楼上的女装、男装、运动、儿童都有不错的客流。之前就有报道表示开业不到两年的丹尼斯大卫城,在刚刚过去的第一个完整财年(2016年1月1日-12月31日)取得了接近26亿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达80%。仅餐饮及相关配套的年营业额贡献就能达到近5亿元,化妆品与名品两大“台柱子”的业绩也呈现出良好的成长性。声称丹尼斯大卫城在过去一年里,是中国商业地产领域跑赢逆市下行的典范之一。

 

其实在开业之初,根据当时的大数据分析,万象城和大卫城的人流旗鼓相当,并不存在如此大的悬殊。甚至早一步开业的万象城在一定程度上夺得了先机,良好的商场环境和出色的营销团队为其早期沉淀了一批原始粉丝。然而随着大卫城的强势开业,万象城颓势渐露。

人们发现同样是餐饮业态,大卫城在10—12层设全餐饮区;2—6层MALL区内设有相当比例的休闲餐饮及轻食餐厅。打破了“一楼装逼、二楼少淑、三楼少妇、四楼男装、五楼童幼家纺、六楼运动3C、七楼美食、八楼影院…”的顽固传统,而是让各种业态组团营销,打破同质化竞争,以组合方式吸引客流,帮助彼此提升销量。格调最高的12楼,主打商务宴请,王品台塑牛排、上井精致料理,都是台湾品牌,人均都在300元左右。还有两家分别是铁板诱惑和姆玛餐厅,客单价稍低,在150-200元之间。

负一楼集合了香港、台湾、韩国最时新的品牌,与楼上的正餐在定价和商品上相互区分,为只想购买零食的消费者提供服务。在大卫城你可以吃到蛋糕、冰淇淋、牛排和咖啡,也可以品尝到湘菜、不腌制的烧烤和韩餐,琳琅满目总有一款适合你。

反观万象城,正餐都在5-7层,人均消费多数在50到80元左右,品牌也以常见的居多,比如阿五美食、小天鹅火锅,还有稍微高端一些的如西湖春天、潮堂等。这样的品牌无疑很难吸引年轻消费者的光顾。除了吃,大卫城也设有室内冰场并且拥有不错的客流量。楼上的CGV影院更是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正如当年丹尼斯的负责人所言,大卫城要的是全客流一网打尽。在这里,无论是业态组合还是品牌引入都可以看到运营团队针对这一目标的思考和努力。当然,万象也有自己的优势。它的内部空间通透、开阔、敞亮,内部的装修、采光都很符合一个高端购物中心的气质,动线设计也非常的优异,不会让消费者有迷路的感觉,逛起来确实非常舒适。

比如说百货的层高低、空间压抑,店铺过于密集、通道狭窄,显得很没有档次,也影响消费者的购物体验,还有整个商场的动线不流畅,导视系统不清晰,影响了自身的通达性等等。

每一个商场都有自己的不足之处,而每一个成功也都不是偶然。万象城优秀的硬件条件为其提供了翻盘的可能,未来仍可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